×

是不是无论怎么查,就是查不到张艳超。”海淀法院刑庭副庭长张鹏看着眼前的村民向自己绝望的哭诉,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成了一团,说不出的酸涩,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在北京市境内,一国首都脚下竟然还会出现这种横行乡里

jinlong jinlong 发表于2021-07-11 06:40:46 浏览184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是不是无论怎么查,就是查不到张艳超。”海淀法院刑庭副庭长张鹏看着眼前的村民向自己绝望的哭诉,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成了一团,说不出的酸涩,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在北京市境内,一国首都脚下竟然还会出现这种横行乡里的黑恶势力……

小混混成为黑老大

相关资料显示,1986年出生的张艳超是石河营村人,此人从小就不爱学习,好不容易把初中熬到毕业就再也不肯继续读书了。自那之后,张艳超就成为一个标准的社会闲散人员,每天也不工作就在街头和网吧中流连忘返,期间还涉及到不少打架斗殴和寻衅滋事的大小案件。2006年的时候,张艳超因为在街头斗殴致人重伤被送到法院追究刑事责任,最后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等到张艳超刑满释放之后,很快又因为酒后驾车被送进拘留所依法拘留15天。4年半的监狱生活并没有让张艳超吸取教训从此遵纪守法,反而让他觉得自己蹲过监狱所以就要比常人厉害不少,经常和人炫耀自己的狱中经历因此收获了不少小弟。

北京村霸被捕后村民联名“求情”,当庭叫嚣法庭就是走过场,张艳超案剖析


2010年之后张艳超已经发展出了一个小型黑恶团伙,自那之后他们就开始做起了为地下赌场的赌徒们提供小额贷款的生意,对方能够按时还钱自然最好,要是有人不想还款张艳超就会带着小弟上门将人一顿毒打,一直打到对方还钱为止。通过这种方式张艳超获得了不少不义之财,一时间石河营村以及周边几个村镇的村民们都对这个年纪不大的黑老大又惧又怕,人人见了张艳超都要尊称一声“超哥”。

差点由黑转红

许多在农村地区横行霸道的黑恶势力都有一个共性,等他们形成了一定势力又有了资金之后就会想方设法地把手伸向基层政权,只有把控了基层政权这些黑恶团伙才能更加肆意妄为。张艳超在2013年的时候就把目光投向了石河营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可是张艳超一番打听才知道自己连党员都不是,根本就不具备当村委书记的资格,想当村支书第一步还是要入党。由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像张艳超这种有留有大量案底的人是根本没法入党的,所以张艳超就开始找人伪造身份和自己的简历通过违规途径异地入党骗取党员身份,之后又暗箱操作将党组织关系转至石河营村党支部,最终骗取到石河营村村支书的选举提名。

获得村支书选举提名之后张艳超就发动自己的小弟威胁当地村民必须投票给张艳超,最后村委会唱票时果然发现张艳超的得票数一骑绝尘远超其他候选人成功当选石河营村的村支书。然而万万没想到,张艳超刚当上村支书没几天就被人举报违规入党被撤销了村支书的身份,只差一点就成功由黑转白再由白转红了。张艳超虽然没能如愿成为村支书但却通过托关系走后门的方式被镇政府任命成村经济合作社的社长,不过在石河营村当地根本没有村民敢叫他社长,大家都直接叫他书记,哪怕是石河营村真正的村支书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甚至低他一头。

北京村霸被捕后村民联名“求情”,当庭叫嚣法庭就是走过场,张艳超案剖析


只手遮天,独霸一方

村委会也不是没想过办法清除这颗毒瘤,实在是因为张艳超和一帮小弟威势太大,根本不把村委会放在眼里。2014年的时候,张艳超要求村委会把村委会所在的小院让给自己,村主任贾某当然不可能同意这种无理要求,没想到没过一会儿自己的儿子就被张艳超叫人打的遍体鳞伤。公安机关前来调查的时候,张艳超直接把自己手下的一个打手高雄丢了出去给自己顶罪,高雄在监狱里待了10个月后张艳超直接一辆豪车塞到高雄的手里,还说高雄从此以后就是自己手下的第一打手,作为高雄为自己顶罪的补偿。自那之后大多数村民们就对抓捕张艳超这件事失去了希望,反正无论公安机关怎么查张艳超最后都能丢出一个小弟给自己顶包,这张法网似乎永远都找不到张艳超头上。

同年2月份的时候,他还直接一把土堆到石河营建材城门口让所有人都无法进出,最后租户们被逼无奈只能搬离建材城,张艳超顺理成章的接手了这片4000平米的土地,从中牟利120万元。

等到张艳超成为经联社社长之后在村里的所作所为就更加猖狂了,刚刚上任两年的时间石河营村的不少共有土地就全都莫名其妙地被划在了张艳超个人的名下,那些没被划过去的其实际掌控者大多也都成了张艳超。村支书和村主任自那之后就直接成了摆设,村委会在村里起不到任何作用,村里的大事小情村书记根本没有用,只有“张书记”说了才算。

这种一手遮天的情况甚至还在石河营村演变出了一种奇异的风气,有许多村民发生了内部矛盾甚至上升到肢体冲突后都会选择花点钱找“张书记”来平事,张艳超一到场哪怕别人再有理这时候也变成没理了。

北京村霸被捕后村民联名“求情”,当庭叫嚣法庭就是走过场,张艳超案剖析


联名信求情?

张艳超在成为石河营村今年社的社长之后依然每天大张旗鼓的到处寻衅滋事。2017年3月就曾经在延庆区某KTV内对顾客马某进行殴打,被害人马某被打之后拨打了公安机关报警电话,然而张艳超再次使用暴力手段威胁恐吓马某,让马某收下了4万元和解费这件事就算私了。没过多久,张艳超团伙的几个小弟又在延庆的一家烧烤店闹事,直接砸了老板的摊子还叫了十几个人对着老板武某一顿毒打。最离谱的一次是2017年10月的时候,张艳超的一名小弟朱志明在一家KTV的厕所里抓住一名顾客就是一顿毒打,理由竟然仅仅是对方在上厕所时看了他们一眼。

2017年8月23日的时候,一封来自石河营村村民们的联名信被人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扫黑除恶支队的办公桌上,公安干警读过这封信后得知,张艳超在村中多年纠集社会闲散人员欺压村民,每次犯事之后就恐吓被害人让其主动销案。甚至石河营村的村主任因为经常遭到张艳超的殴打根本就不敢在外露面,村委会每天空荡荡的没人上班。

警方收到联名信之后立刻对张艳超黑恶团伙进行了调查,并于2017年12月8日将集团首脑张艳超抓获。可是没想到,关于张艳超的批捕申请刚刚通过,又一封来自石河营村的联名信竟然又被送到了公安部门,信中表示石河营村的全体村民都愿意为张艳超请愿,称张艳超是一个为民办事遵纪守法的大好人。两次联名信如此前后不一引起了警方的怀疑,之后公安机关进行一番调查才知道,原来是张艳超的家人在得知张艳超被抓之后拿着联名信挨家挨户敲门恐吓,逼着村民在信上签名。

北京村霸被捕后村民联名“求情”,当庭叫嚣法庭就是走过场,张艳超案剖析


追根究底,除恶务尽

海淀法院刑庭副庭长张鹏看着在自己面前哭诉的被害人们深吸了一口气,留下一句“追根究底,除恶务尽。”就投入到繁重的工作之中,公安部门送来的112卷相关卷宗都被张鹏一一浏览过,那段时间里,张鹏每天早上来到法院就是看卷宗,等到从卷宗里抬起头时早就已经月上枝头。

为了还所有被害人一个公道,将黑恶组织首脑张艳超绳之以法张鹏几乎将自己整个春天的时间都投入在这起案件中,打了上百通电话收集案件相关证据,一直到案件开庭的前几天,还开了两天的相关会议。

案件开庭当天,张艳超还在向自己的小弟们喊话说法庭就是走个过场,要他的兄弟们都别签字认罪。

北京村霸被捕后村民联名“求情”,当庭叫嚣法庭就是走过场,张艳超案剖析


“你可以表达意见,但最好别把在村里呼风唤雨的“事迹”拿出来反复强调。在这个法庭上,没什么是比国徽和法律更加威严的。”

2019年8月27日,在石河营村作恶多端的张艳超终于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被判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罚金30万人民币,同时追缴其违法所得120万元上缴国库。审判当天,张艳超的判决书念了整整一个小时,这个犯罪团伙终于在法律的利剑下俯首了